版权战争结束后,沉迷单一产品运营的音乐流媒

  不过,如今的版权是防御的城墙,但不再是进攻的利剑。国家版权局留了 1% 的口子,一方面是顾及各方面在独家版权上付出的成本,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各家内容上有所差异,以吸引不同的用户。事实上,根据Questmobile 的调查报告,如今各大平台的用户群已经基本稳定,流失到其他平台的比例越来越低,1%的独家版权,主要作用还是丰富自己的体验,而非从对手那里争夺用户。

  小编导读:音乐行业如今正在回暖。2016 年 6 月,周杰伦新专辑《周杰伦的床边故事》在 腾讯音乐上发售数字版,十天之后,专辑销售额便已经超过 3000 万,也就是卖了 150 万张——两年前,同样是周杰伦的数字专辑,同样在腾讯音乐上,最终只卖出了15万张。

  在单一产品运营上,网易云音乐获得很多赞誉,其推广活动如地铁专列也“击碎万颗心”,并数次在朋友圈刷屏。这是网易云音乐的成功,但这更多是 APP 的成功,APP 带来流量,APP 带来收益,所以,网易云音乐才让 APP 承载越来越多的功能,以发挥它的潜力。

  2015 年开始的版权大战,最直接的目的是争夺版权。版权直接影响用户在流媒体平台上的体验,而且也是战胜对手的武器。腾讯音乐最早开始购买正版音乐,早在“利剑行动”开始之前便已经和几大唱片公司签下独家代理协议,如此一来,未获授权的平台便无法播放这些唱片公司的音乐,腾讯音乐也获得竞争的主动权。

  而且,腾讯音乐是腾讯的一部分。

  这些内容一时还难以构成平台的支柱,网易云音乐也说独立音乐人计划暂时不考虑赚钱。但是丁磊的钱也不能无限烧下去,为了运营数据,也为了营收数据,网易云音乐不得不慢慢扩大自己的边界,成为一个更加全面的 APP,意图在 APP 内部分发流量。

  而且,背靠腾讯,腾讯音乐可以获得更多资源支持,却不必担心盈利问题。在国外,科技巨头购买流媒体平台,主要用这一增值服务来推广自己产品,比如购买 Youtube Red 会员服务,可以附带享受 Google Play Music 服务,谷歌、亚马逊、苹果等都把音乐作为自己硬件的一个重要卖点。对他们来说,售卖音乐本身可能并不能带来巨大收益,但音乐不会过时,可以一直售卖,还可以培养用户内容消费的习惯,非常合适作为巨大生态的小切口。

  2017 年 9 月,腾讯音乐 CEO 彭迦信说,未来十年,是中国音乐在全球音乐市场立足的十年。解决版权问题的 2018 年,很可能是这十年的开端,自此而始,流媒体平台要做的事情也不一样了。

  如今,资本层面的版权购买比拼已经成为过去,产品和服务的比拼将成为主要的竞争手段。在前半场已经占有优势的腾讯音乐,也早早为后半场做好了铺垫。

  去年以来,网易云音乐做了些不那么好理解的事情,比如做知识付费,比如做视频,前些天更是宣布要大力扶持视频创作者。

  音乐行业如今正在回暖。2016 年 6 月,周杰伦新专辑《周杰伦的床边故事》在 腾讯音乐上发售数字版,十天之后,专辑销售额便已经超过 3000 万,也就是卖了 150 万张——两年前,同样是周杰伦的数字专辑,同样在腾讯音乐上,最终只卖出了15万张。

  而具体到音乐领域,则是要向上连接起音乐创作者,提供源源不断的优秀内容,向下则联系起更广泛的使用场景,这场景可能包括网络综艺、影视,也可能是短视频、直播,还可能跑步、冥想等个人行为,每一个场景,都意味着变现的机会。

  不过流媒体的成败,已经不是 APP 成败。

  网易云音乐大概意识到,如果没有音乐,没有内容,再好的产品体验也无法留住用户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